主页 > 医药中间体 > 粽子极简史:哪个朝代的粽子口味最猎奇?
粽子极简史:哪个朝代的粽子口味最猎奇?

  对大多数现代人来说,端午节可以不划龙舟,不熏艾草,不抹雄黄,但绝不可以不吃粽子。

  粽子在古时也称“糉”“角黍”“筒粽”,关于粽子的起源说法颇多,其中影响最大的大致有三种。

  一是祭屈原说。祭屈原也是关于粽子起源流传最广的一个假说,最早的文献记录可以追溯至南梁吴均的《续齐谐记》。根据《续齐谐记》的说法,屈原死后,楚国人为了纪念他,每到他的忌日就用竹筒贮米投入水中来祭奠他。

  东汉建武年间,长沙有个叫区曲的人见到自称三闾大夫的士人,那人对区曲说:“常常见你诚心地祭祀,只可惜这些年大家投喂的米都被蛟龙偷吃了,倘若你今天要送东西,不如塞些楝树叶,再用五彩线缠好,这两样东西是蛟龙害怕的。”

  从那以后,人们便做带练叶及五彩丝的粽子了。《荆楚岁时记》的说法也类似,其曰:“屈原以夏至赴湘流,百姓竞以食祭之。常苦为蛟龙所窃,以五色丝合楝叶缚之。又以獬廌食楝,将以言其志。”

  二是祭天神说。《岁时杂记》曰:“京师人自五月初一日,家家以团粽……祭天者,以五日。古词云:角黍厅前祭天神。妆成异果。”说的是宋朝都城从五月初一开始,每家每户都要做粽子,五月五日用粽子祭天神。

  三是祭祖说。众所周知,古人总是很喜欢一些谐音梗。而粽子的“粽”与祖宗的“宗”同音,拿粽子祭祖也就显得理所当然了起来,晋人范汪在《祠制》中写的“仲夏荐角黍䉽”便是此意。

  这三种说法到底哪个才是粽子真正的来源已成谜团,不过可以大致认定,粽子的出现多多少少与祭祀有些关系。

  南朝的《荆楚岁时记》道:夏至节日食粽。所谓夏至节日,可认为是端午节的起源之一。周处的《风土记》中说得更加明确,“俗以菰叶裹黍米,以淳浓灰汁煮之令烂熟,于五月五日及夏至啖之”,点明了五月五日的食粽风俗,且可以看出当时的粽子形态与如今基本一致。

  诗人郑谷有“诸闹渔歌响,风和角黍香”,一到端午附近,风中飘满粽子香,足见当时粽子有多受老百姓欢迎。

  不仅民间爱粽,连吃遍山珍海味的皇帝也折服于粽子的美味,唐玄宗吃了“九子粽”后,连连赞叹,写诗赞美:“四时花竞巧,九子粽争新。”九子是当时的创新料理,靠着丰富的馅料赢得帝心。

  在唐朝宫廷,端午节还会进行一些粽子小游戏,譬如“射粽比赛”,将粽放在桌上,参赛者用小角弓射击,射中者即得到相应的粽子;又如“解粽大赛”,吃粽时解下的粽叶最长又解得最快的人赢得“解粽冠军”的荣誉称号。

  由于粽子大受欢迎,长安城内还出现了一些粽子专卖店,店内的粽子颜值极高,“白莹如玉”,大多为锥形、菱形状。

  为促进销售,粽子店在包装上下了很大功夫,将粽子缠上丝线或草索成为了“百索粽子”,又在口味上推陈出新,制成松栗粽、胡桃粽、姜桂粽、麝香粽等售卖。

  宋时,在商品经济繁荣发展的背景之下,粽子的口味也更加多元化,譬如苏东坡在诗里提到过的“杨梅粽”,出现在陆游诗里的“艾香粽”,张耒作品里的“冰镇甜粽子”都是独具宋朝特色的粽子,此外,柿干、银杏、赤豆等也被广泛用于做粽子的馅料。

  粽子市场严重内卷,为了让自家的粽子脱颍而出,商家可是想破了脑袋。到了节假日,大家各出奇招,有些商家更是将粽子堆成楼台亭阁、木车牛马的形状来吸引顾客的注意。

  元代,棕叶不再只是菰叶一家独大,箬叶也逐渐成为包裹粽子的材料,一定程度上突破了菰叶的季节局限。

  清代食用火腿乃是潮流,淮阳地区的“火腿粽子”一跃成为了网红棕子,风靡清朝。

  清代著名美食家袁枚在《随园食单》中写了这“洪府火腿粽”的制法:取顶高糯米,捡其完善长白者,去其半颗散碎者,淘之极熟,用大箬叶裹之,中放好火腿一大块,封锅闷煨一日一夜,柴薪不断。食之滑腻温柔,肉与米化。

  光是看这描述,就好像能闻到火腿的肉香与糯米的清香交织在一起的味道,让人不禁想象肉与米在口中化开的浓郁美味。

  据乾隆十八年的膳单记载,清宫中为过端午节,设“粽席”,在桌上足足摆了一千多个粽子,粽子堆成了一座小山,再加上赏赐妃子大臣的粽子,御膳房一共做了几千个粽子,竟然连包粽子用到的麻绳都用了十八斤。可见在清朝,端午是名副其实的“粽子节”。

  赵小彬.明清时期长江流域端午风俗研究【D】.华中师范大学.2012(10)